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花蕊故里话石羊(续)
2017-10-12 13:10:09 来源: 作者:云朝清 【 】 浏览:64次 评论:0
邂逅薰衣草 徐渭明摄

生命中永远不会拒绝的,是大自然赋予的神奇

总有一种情怀,伴随时光流逝而经久不衰,甚或愈加清晰、浓烈,进而沉淀成一抹暖阳。

半杯清茶,一米阳光,闸门的记忆流水,因这情怀而丰富多彩,生活也因此妙趣横生。莫非,这情怀因我的固执和淳素而感染?像个热恋中的少女,楚楚动人,期盼后面岁月越加美丽……

时光流转,老了青春,淡了情怀,荒了记忆……然而,珍贵的是永不被感情忘记的,就像花蕊故里石羊镇,我先后几十次去那里旅游,每次去都有不同感受,总是被她处子般的美吸引,让人流连忘返。

都江堰市石羊镇,古为蜀族人聚居之地,盛于汉晋,宋时取名为竹瓦镇,属永康军辖。元代初更名为三阳镇,属灌洲。清代乾隆年间,掘出石羊一只,遂以“石羊场”命名,就是如今石羊镇。这镇古老悠久,故事颇多。

唐代初年,药王孙思邈携徒弟云游到四川青城山,路过一片松林,突然听到几只小鹤不断惊叫。孙思邈瞧见一只大雌鹤,头部低垂,双脚颤抖,不断哀鸣,他心里明白,这只雌鹤一定患了急病。没过多久,几只白鹤飞过,从它们嘴里掉下几片叶子落入病鹤巢中,孙思邈命徒弟把落在地上的叶子捡起来保存好。次日,孙思邈师徒再次来到松林,已听不到病鹤的呻吟声了。抬头仰望,只见几只白鹤在空中盘旋,嘴里又掉下几朵小白花,孙思邈命徒弟捡起落在地上的小白花保存好。此时孙思邈发现病鹤的身子已完全康复,又率领小鹤们嬉戏如常了。

细心的药王观察到白鹤爱去混元顶的峭壁古洞,那儿长着一片绿茵茵的野草,野草的花、叶都与往日从白鹤嘴里掉下来的一样。他尝了尝这种药草,发现其根茎中带苦,具有特异的浓郁香气。他猜测到此药或许有活血通经、祛风止痛的作用。于是,他便叫徒弟携药下山,用它对症治病,果然灵验。孙思邈兴奋地吟道:“青城天下幽,川西第一洞。药草过仙鹤,苍穹降良药。这药就叫‘川芎’吧!”

药王将川芎种带下青城山,种于石羊境内。每逢川芎收获季节,商贾云集,种植人也因此盆满钵盈,脸上堆满了幸福笑容。

如今,石羊镇风堆社区种植了300余亩的“菊花心川芎”,成为远近闻名的川芎中药村。好川芎,石羊独有,乡村美景,石羊处处皆有。

前为青城山,后有岷江河,大自然的沉静和机巧,在这里完美结合。特别是雨后的石羊古镇,更是碧水泱泱,绿树掩映,远看浓雾缥缈,近听雨落无声,其灵秀、其温润,令人心旷神怡。

李白曾有诗描述成都的富庶和秀丽:“九天开出一成都,万户千门入画图。草树云山如锦绣,秦川得及此间无?”由于有着优越的地理环境,一到分裂时期,这里就出现独立政权。五代十国时,这里先后建立了前蜀、后蜀,但青史留名、广为传诵的不是皇帝,也不是文臣武将,而是一位石羊镇土生土长、美若花蕊的夫人。

“花不足以拟其色,蕊差堪状其容。”花蕊夫人据说为前蜀开国皇帝王建的妃子徐氏(一说姓费),貌美如花蕊,故称“花蕊夫人”。

花艳总有凋谢时,花蕊夫人的故事流传至今,不仅仅是其容貌让当时君王着迷,更有其才华倾倒了王公贵族。

史传孟昶降宋后,花蕊夫人被宋太祖掳去。刚烈的花蕊夫人不从,在写完最后一首宫词“初离蜀道心将碎,离恨绵绵,度日如年,马上声声闻杜鹃。三千宫女皆花貌,妾最婵娟,此去朝天,只恐君王爱偏”后,投河自尽了(一说是被赵光义射杀而死)。

花蕊不堪蹂,诗词留人间。

花蕊夫人像雾像风又像雨,飘忽在历史长河中。后来多少文人雅士,前往这个石羊小镇去探索,去解密,去唏嘘,去叹息……

美景,天然而成;美人,素面朝天。

有一年,有个知名导演,要拍一部青春大片,遍寻俊男美女。偶然光临这里,发现这里青年男女,不用化妆,随便选一个,都符合标准,不禁大喜过望,像个私塾老夫子,摇头晃脑曰:美哉,美哉也,世上难寻也。

石羊故里,因气候宜人,负氧离子高,使这里亘古就是人居佳地。

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。清晨,你在这里,只要推开窗户,新翻的泥土气息混合着花香传入口鼻,满目的翠绿。微风轻轻吹拂,扬起淡淡的幽香,莺歌燕舞,演奏着悠扬的乐曲。此时,真想将这美妙的心情,定格在美丽的画卷中。

生命中永远不会拒绝的,是大自然赋予的神奇。

刚入三月的石羊,脆嫩的绿有点浅,像新娘的酒窝。雨或是下得很轻,点点可数,漾在河里,打在干燥的水泥地上、雨棚上;或是下得猛,一阵掠过,撂下一片湿,汪汪的。这样的雨像一场告别,也像一场迎接,浸泡着石羊的嫩绿。春来了,石羊成了一片绿的海洋,不远处,整片整片油菜花开金黄,蜜蜂嗡嗡,转悠在花中,追着辛劳,追着收获。

嫩绿随着三月远去,慢慢成熟,更加娇翠欲滴,去迎夏的忙碌,秋的收获,冬的收藏。

你方歌罢我登场。这里,一年四季,尽有游处:

春赏绿,躬耕于田野采川芎尖,摘草莓;

夏观荷塘月色,游开心农场,嬉戏黑石小河,溅起一朵朵浪花;

秋的丰硕,带来无尽的遐想,躺在石羊金羊村的银杏落叶堆里,做一个长长的丰收梦;

冬雪纷飞,来一壶上好的川芎泡酒,嚼一口满嘴流油、肥而不腻的川芎肘子。

这时,一个经过新、旧社会两重天的当地老夫子,趁着酒兴,由衷感叹,朗诵起了自己创作的打油诗:

石羊是个好地方,

一条河水绕村庄。

春天燕飞绿水响,

夏季蛙鸣稻花扬。

秋来银杏金黄装,

冬来炊烟腊肉香。

一年四季都有福,

全靠党的政策棒!

石羊,还真是个好地方!


 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责任编辑:liu1946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: 
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花蕊故里话石羊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

 网站简介

《参花》杂志社

联系我们

合作推广

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:吉ICP备16000459号-1
客服邮箱:shwxs@qq.com
客服电话:0431-81686158
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电话:12377
新闻热线:13194365933
内容所有:大文化网/参花杂志社
新闻中心:长春市浦东路22号吉林文化大厦1楼
Copyright@http://www.dawenhuaw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