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刺尔滨河畔鄂家人
2017-12-08 13:29:30 来源: 作者:赵恒武 【 】 浏览:220次 评论:0
时间: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
地点:小兴安岭山簏刺尔滨河畔
人物:
莫吉花:女,(青年)17-22岁;(老年)80岁;鄂伦春人。
李景玉:男,(青年)25岁,鄂伦春协领公署秘书,后鄂伦春乡党委书记;(老年)85岁,离休老干部。
孟德宝:男,鄂伦春人,18-23岁;莫吉花恋人;(老年)81岁。
莫春林:男,40岁,鄂伦春族上层人物,莫吉花父亲。
萨满:女,50多岁。
鄂伦春民众、舞者若干。
 
【幕启】
(幕外音)解放战争时期,部分鄂伦春人被国民党“光复军”欺骗利用,上山为匪。在我人民解放军的强大压力下,是继续顽抗,还是归顺政府,犹豫的他们决定去祈求神灵的指点。
(祭神场地)萨满头戴神帽,身穿法衣,左手拿手鼓,右手拿鼓槌,边敲神鼓,边抖动身体跳起萨满舞。
(切光)  
(灯亮)冬季,大森林中,狂风夹着暴雪狂号,若干旧撮罗子。
猎民们(身穿破兽衣或蹲或站,唱《苦歌》):我们生活在深山老林啊/穿着兽皮做的衣裳/吃着晒干的肉条子、野菜/饿一天啊饱一天,打到野兽能吃饱/打不到野兽就挨饿/冒着被河水淹没的危险/携家带口趟过河,苦透了额娘和妻儿/苦难岁月何时尽。
(有猎民哭泣)
猎民甲:哭什么哭,还是说说怎么办吧。
猎民乙:是啊,天天在这深山野岭,能吃的东西都快没了,猎物也越来越少。
猎民丁:要我说,咱们还是下山归顺吧!
猎民甲:我们跟共产党打了这几年仗,难道他们能放过我们吗?
猎民乙:要不……我们继续……打。
猎民甲:怎么打?八路军已经把刘山东、张小胡那帮老土匪都打没了,现在天天追着我们,不归顺怎么办?咱们做的事老婆孩子有什么罪,也跟着咱们遭难。自己做事自己当,要杀就杀。
猎民丁:要不咱们派个人下山跟他们谈判,探探口风。
猎民乙:好了,我们还是等莫大哥回来听听神灵的旨意吧。
(莫春林上,鄂伦春猎民看着莫春林)
猎民甲:萨满怎么说?
(莫春林看着大家没有回应)
猎民甲:那就是说……
 
(猎民丙跑上)
猎民丙:山下来了共产党。
莫春林(紧张):多少人?
猎民丙:就一个,说是鄂伦春协领公署的。
莫春林:协领公署的?
猎民乙:我看和以前一样(做拿枪瞄准状)。
莫春林:不,把他带来。
 
(俩个猎民和李景玉上)
莫春林:你是鄂伦春协领公署的?
李景玉:我是鄂伦春协领公署的秘书李景玉,你就是莫春林吧?
莫春林:正是,你上山是来劝降的吧?
李景玉:我是受鄂伦春协领公署委派,劝你们归顺人民政府的。
莫春林:你不怕我杀了你吗?
李景玉:我来就没想活着回去。
莫春林(震惊):是条汉子!你说吧。
李景玉:协领让我转告你们,现在大多数鄂伦春人都站在了人民政府这边。你们是被欺骗利用,充当了国民党“光复军”的“反动工具”。按照我们党的民族政策,只要你们认识错误,弃暗投明,不但既往不咎,还要在生活上给予帮助。
莫春林:这是真的?
李景玉:我们知所以不再打你们,是知道你们久居深山,受了国民党“反动派”的误导。为了你们和家属的生命安全,希望你们不要再执迷不悟了。
莫春林:归顺政府可以,但要答应几个条件。
李景玉:请说。
莫春林:我们不缴枪支,继续打猎。
李景玉:可以。
莫春林:我们还住在山上。
李景玉:可以,但要保证山区的安全,做好护林防火工作。
莫春林:还有……你结婚了吗?
李景玉:没有啊。
莫春林:你要做我的上门女婿。
李景玉(意外地):你说什么?
莫春林:我说把我的女儿嫁给你。
李景玉:这……
 
(一猎民急跑下)
(切光)
(舞台半侧)一束光照亮莫吉花在做兽皮加工。
(幕外音)(呼喊)不好了,吉花。你爸爸要把你嫁给汉人了。
(莫吉花惊恐状)
(幕外音)(呼喊)你去找德宝,快跑吧。
(莫吉花急下)
(切光)
(舞台另一半侧)一束光照亮猎民们围着莫春林。
猎民甲:大哥,吉花和德宝相爱多年,你也到老孟家求过婚,认过亲了,你这是什么意思啊?
莫春林:我是想归顺政府以后有个内应,也是给大家保个平安呀。
猎民甲:大哥,你糊涂呀。这种事情怎么能用孩子的幸福开玩笑呢。
猎民乙:是啊,我们大人的错,大人承担,不要把孩子扯进来。
猎人丙:就算他娶了吉花,你就能保证汉人会把心放在我们鄂伦春人一边吗?
莫春林(懊悔的):唉。
(幕外音)(呼喊)莫大哥,不好了,吉花和德宝骑马私奔了。
莫春林(一楞):快去追。
(切光)
(灯亮)大森林中。孟德宝和莫吉花上。
莫吉花(唱《逃婚歌》):飞来飞去的喀鲁尔鸟啊,落在榆树上多么快乐/父母为什么啊,把我许给了汉族小伙儿/飞来飞去的喜鹊鸟啊,落在桦树上多么快乐/父母为什么啊,把我许给了汉族小伙儿/当我站在高山的朝阳坡,唱起了这悲伤的歌/四周所有的大山树木啊,都不平地响起了回声/我驾着我的卡鲁尔马,就要飞快地奔驰起来啦/我呀,尼耶哪依哎----就要走了。
孟德宝:吉花,马都跑累了,在这歇一会吧。
 
(孟德宝和莫吉花跳《布谷舞》)
(幕外音)(呼喊)德宝、吉花。
孟德宝:不好,“乌力楞”的人追来了。
莫吉花:不管怎么样,我俩生生死死都要在一起。
 
(李景玉、莫春林和众猎民上。莫春林走到莫吉花前,挥拳欲打,被众人拦住)
莫吉花:爸爸,我不嫁给汉人,我要和德宝在一起。
莫春林:不行,你的婚事我说了算。
李景玉:莫首领,现在是新社会了,父母不能再包办婚姻,自己的爱人要自己选。
莫春林:我……
李景玉:刚才你们的谈话我都听到了。放心吧,以后我会长期留在山上,有什么事情及时和政府联系的。
众猎民:太好了。
李景玉:再告诉你们一件事吧,我已经有未婚妻了,如果不是这次上山,我现在正当新郎呢。。
众猎民:哈哈哈。
李景玉:莫首领,关于接受人民政府领导的事情?
莫春林:好,我们接受。
李景玉:现在我就下山,向政府报告你们的情况,还要把你们急需的粮食、衣物、药品等物资送上山来。
众猎民(欢呼、唱):共产党指的道,实在对呀多么好/哪咿耶哪呀啦哪,哪咿耶哪咿哪/要过太平日子,就要走政府指的道/哪咿耶哪呀啦哪,哪咿耶哪咿哪。
(切光)
(灯亮)刺尔滨河畔,青草地,白桦林。
(幕外音)误会消除了,莫吉花、孟德宝又回到了“乌力楞”,政府为鄂伦春人送来了粮食、衣物、药品等物资,鄂伦春人开始了新的生活。
 
(莫吉花和三个姑娘在跳“得勒古嫩舞”。孟德宝吹着口弦琴上)
莫吉花:德宝,你今天好悠闲呀,怎么没去打围啊?
孟德宝:吉花,我想……(看着旁边的姑娘,挠头)
姑娘们:哦,我们在这不好说呀,那我们先走了。(三个姑娘下)
莫吉花:哎,你要说什么事呀?
孟德宝(唱《心都跑到姑娘那儿去了》):人们都说我是个好猎手,百发百中枪法好/可是近来啥也打不着,有谁知道这里的奥秘/不是因为我的运气不好,这里的奥秘只有我知道/都因为我的心飞出了猎场,心儿跑到姑娘那儿去了/
莫吉花(羞涩地):你急什么呀。这些日子我爸爸不是忙嘛,他和李同志沿着刺尔滨河找定居点呢。
孟德宝:我就想不明白,我们鄂伦春人,多少年来把蓝天当被盖,把大地当铺睡,世世代代就是这样生活过来的,怎么现在要建村定居了呢?
莫吉花:你没听李同志说现在是新社会了,不会让鄂伦春人继续过着动荡的生活。只有建村定居,才能成立供销社、卫生所,发展生产,繁荣经济,才能让鄂伦春人民过上美好幸福的新生活。
孟德宝(不好意思地):也是呀。
 
(李景玉和莫春林上)
莫春林(故意地咳嗽):咳,咳。
莫吉花:爸爸,找到定居点了吗?
莫春林:找到了,那是一个水草肥美的好地方啊!
李景玉:莫大哥,她俩是多么好的一对啊,什么时候喝她们的喜酒啊?
莫春林:老李,这个我想了,在下山定居前,要在我们的撮罗子里为她俩举办一个鄂伦春民族的婚礼。
 
(切光)
(背景:路上)
(孟德宝穿鄂伦春婚服和若干群众及一中年男歌手从一侧上)
(莫吉花穿鄂伦春婚服和若干群众及一中年女歌手从另一侧上)
(两队人马在舞台中间相遇)
中年女歌手(唱):山路弯弯不好走,高挑儿细柳的姑娘你们求,
我们养育她这么久,不怕路远亲自送上门。
还是让我们这些亲骨肉,送她去见公婆意相投。
中年男歌手(唱):白桦要有青松配,心灵手巧的姑娘要与好猎手结姻缘。
从今后我们也是她的亲骨肉,请你们让他们夫妻早团圆。
 
(两队人马汇在一起)
(切光)
(一栋新房;场地上有篝火(未点燃);两队人马上)
中年女歌手(唱《婚俗幽默歌》):酒盅里有青蛙,这样的酒怎么能咽下?
中年男歌手(唱):青蛙跳出吐清水,清水里头有真情/迎来新娘进新房,喝好喜酒来祝兴。
 
(众宾客落座后倒酒、喝酒。在乐曲声中,新郎、新娘拜天、磕头)
中年女歌手(唱):我们的姑娘好娇气,你家的儿子要懂礼/媳妇待公婆如父母,女婿对岳父母怎样才得体?
中年男歌手(唱):说得好啊问得好,贤惠的媳妇娶来不易/磨平了一指高的马镫,说薄了一寸厚的嘴唇/媳妇就是我们的亲生女,亲家请喝一杯放心的酒。
 
(众宾客倒酒、喝酒。篝火点燃, 男宾客高举酒杯,女宾客围着篝火跳舞)
男、女宾客(唱《刺尔滨情》):刺尔滨河水甘甜清澈,刺尔滨的鄂伦春人在美丽的河畔生活/刺尔滨就象我们的母亲河,我们从心里热爱母亲河/哪耶哎   哪耶   呢依耶哎/衷心热爱着我们的家园,我们的刺尔滨河。
(切光)
(森林中,一偷伐木人鬼鬼祟祟上,做砍树木动作,发出咔咔的声响)
(孟德宝和若干男青年带护林员袖标急上)
(偷伐木人逃跑,孟德宝等护林员追,最后抓住)
(切光)
(灯亮,大森林中。鸟语花香)
(孟德宝和若干男青年上)
孟德宝:兄弟们,咱们在这儿休息一会。
(孟德宝和两个鄂伦春男青年跳起“斗熊舞”)
 
青年甲:德宝,你怎么这么开心啊?
青年乙:那还用问,娶了美丽的莫吉花,又刚当上爸爸,心里美呗。
孟德宝:政府把咱们组织起来成立护林队,还发给工资,你们不开心吗?
众青年(纷纷表示):开心。
孟德宝:政府给咱们盖起了新房,你们不开心吗?
众青年(纷纷表示):开心。
孟德宝:我岳父参加参观团去了沈阳、北京、上海,回来说我们的国家可大了。他再三和我说,一定要把森林守护好,为咱们的国家多做贡献。
众青年:说的对。
孟德宝(唱):哪咿耶哎,在遥远的地方,有一条刺尔滨河/那里有一个青年,骑上猎马挎着枪/走遍千座山,巡逻万道岭,保卫着祖国的大森林/哪咿耶哎,站在高高的山上,聆听刺尔滨河水在歌唱/如今猎家幸福安康,我的心情多么欢畅/我们要保护好祖国的大森林,美好的生活更加久长/
(切光)
(灯亮,一栋新土木结构的房)
(莫吉花在做兽皮加工。旁边是孩子摇篮)
莫吉花:啊,终于把孩子爸爸的“苏恩”(皮袍的意思)做好了。
莫吉花(走到摇篮边,轻轻晃动,唱《摇篮曲》):宝贝悠悠睡吧,悠悠睡吧宝贝/爸爸去出围哟宝贝,妈妈去喝喜酒哟宝贝/宝贝悠悠睡吧,悠悠睡吧宝贝/等你醒来吃乌鸡肉宝贝,等你醒来吃狍子肉宝贝。
孟德宝(上):我回来了。
孟德宝(把手指放在嘴上):嘘(轻轻晃动摇篮后离开摇篮边),你们的护林任务完成了?
孟德宝:是啊,我告诉你个好消息,今年春天我们负责的林区没有发生一起火灾,政府还要奖励我们呢。
莫吉花;好极了。
孟德宝:我们急着回来,是要参加我们鄂伦春人的古伦木沓节呀。
莫吉花;那晚上我们就可以一起去跳罕拜舞了。
 
(切光)
(舞台中间是点燃的篝火。鄂伦春群众围着篝火跳起《罕拜舞》)
 
(切光)
(灯亮,鄂伦春乡政府门前广场。巨幅标语“庆祝鄂伦春族群众下乡定居60周年”)
 
(幕外音)一转眼,时光如流水,鄂伦春族群众迎来了下乡定居60周年的大喜日子。
(几个穿鄂伦春族民族服装的姑娘在跳舞,唱《鄂伦春小唱》):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,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/一呀一匹猎马一呀一杆枪,獐狍野鹿满山遍野打呀打不尽/黑龙江的流水哗啦啦的响,兴安岭的树呀根呀根连根/一呀一匹猎马一呀一杆枪,翻山越岭打猎巡逻护呀护山林。
(莫吉花急步而上)
莫吉花:姑娘们,今天啊,山是那么的绿,水是那么的清,咱们的猎乡为什么这样五彩缤纷?
姑娘们:今儿是鄂伦春人民下乡定居60周年的大喜日子。
莫吉花:那就让我们为今儿来的客人敬一杯下马酒啊。
(李景玉等人走上)
莫吉花:快,姑娘们,倒酒。
 
(姑娘们拿桦皮托盘、桦皮酒杯,倒酒。莫吉花手举桦皮酒杯唱)
莫吉花(唱《敬酒歌》):美丽的猎乡沸腾了,欢迎远方的朋友唱酒歌/精美的桦皮杯里酒飘香,手捧美酒敬宾客/干一杯,干一杯,都柿酒甜哟甜透了心窝/干一杯,干一杯,请你再干一杯,同心祝愿幸福快乐。
 
(李景玉双手接过酒杯,右手中指沾酒对天对地对山林各弹一下,后一饮而尽。同样动作喝第二杯)           
莫吉花:老李呀,您的身子骨还是那么好啊。
李景玉:不如以前了,都八十多了。怎么没看见德宝呢?
莫吉花(喊):老伴,老伴。
孟德宝(上,醉酒状态):来了。啥……啥事啊,老伴?
莫吉花:看你又喝酒了。你看谁来了?
孟德宝:哎呀,是,是老李。有几年没看见你来了,你看我们猎乡的变化多大呀。
李景玉:是啊,我这才七八年没来,就快认不出了。
孟德宝:你看我们现在住的楼房,暖和。你看我们现在吃的粮食,齐全。你看我们现在喝的酒,真香。
李景玉:哈哈,这是鄂伦春人民勤劳奋斗的结果。
莫吉花:没有太阳就晒不化兴安岭的积雪,没有人民政府的领导也不会有鄂伦春人民幸福的今天。
李景玉:说的好啊!六十多年过去了,我相信,在人民政府的领导下,鄂伦春人民的幸福就像这刺尔滨河水一样流淌,明天的日子会更加美好。
莫吉花(唱《甜歌》):鄂伦春人生活在山林中,新中国的光辉把他照耀/旧的撮罗子和新的村庄,两种生活截然不同/在我们祖国的大家庭里,我们的生活如同太阳般火红/到处撒满幸福欢乐的笑声,到处撒满幸福欢乐的歌声/马背上的民族终于有了美好的生活和美好的前景/这个民族同祖国一起腾飞,如同金黄色的骏马跃出水飞向天空。
 
(在歌声中,全体演员上台谢幕)
 
【剧终】
 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责任编辑:dwhwgxx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: 
上一篇南北河情仇 下一篇红土地上的外来户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

 网站简介

《参花》杂志社

联系我们

合作推广

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:吉ICP备16000459号-1
客服邮箱:shwxs@qq.com
客服电话:0431-81686158
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电话:12377
新闻热线:13194365933
内容所有:大文化网/参花杂志社
新闻中心:长春市浦东路22号吉林文化大厦1楼
Copyright@http://www.dawenhuaw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