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红土地上的外来户
2016-09-20 10:09:34 来源: 作者:胡海舟 【 】 浏览:247次 评论:0

剧本梗概:一个外地人通过征婚认识了红土地上的女孩肖凡,他们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组建家庭并有了孩子。在贫困潦倒的生活中,男主人公金永成不得不远离妻儿,外出打工,但没给家里带来新的变化。金永成回到红土地上,因为穷,倍受人们歧视。在食不果腹的日子里,金永成没有丢弃对文学的爱好,肖凡是他坚强的后盾。后来,金永成发展水果种植基地,摘掉了贫困的帽子并带动村里部分人走上致富路,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,沿着新农村这条康庄大道充满信心地勇往直前,按照自己的梦想,为红桥村描绘出一幅最新最美的图画。


主题思想:反应在改革开放中,农村不断涌现出一批像金永成这样的新型农民,积极带头脱贫致富,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作出贡献。


主要角色:金永成(肖凡的丈夫)、肖凡(金永成的妻子)、金世纪(金永成的儿子)、外公、外婆、肖苏农(肖凡的哥哥)、王永真(村民)、吴右东(村民)、村长、镇长、书记、副书记等。


背景音乐:《在那希望的田野上》《我想有个家》《好日子》《新农村新面貌》等。


片头

一轮火红的太阳,从东方冉冉升起。一列窄轨小火车“哐当哐当”地迎着初升的艳阳,向东南方向风驰电掣而来。距离前方的县城已经越来越近。车窗外,一望无际的红土地上,已有很多人开始在地里忙碌。有的扶着犁耕耙,有的飞舞着锄头刨地,有的正在撒播种子……地里不时地传来阵阵悦耳的说笑声,还有那动听的民间小调。春耕季节到来,田地里一片繁忙的景象。车厢内,他坐立不安。时不时地靠着窗,将头伸向窗口,瞅着外面广阔的天地里如诗如画的春色;时不时又回过头转向车内,看着那些急于下车的人在车厢里来回走动的情景。他一脸的无奈,满脸的凝重。坐了几天几夜的火车,真的太疲惫、太劳累了。不过火车马上就要靠站,靠站就快要到家了。他的心里开始动荡不安,一年没有见到她了,眼前不时地浮现出肖凡那美丽的身影:肖凡的肩膀上背着一箩猪草,一手搀着小世纪,正向他走来,眼神里透出无限的光彩……她瘦了很多!孩子会走路了?他脸上掠过一道惊喜。转而,他的眼睛又紧紧地盯着车窗外的那一片片的荒坡山地,对着这片山坡地愣了好大一会儿神,似乎这片红土地对他有什么很值得留恋的地方,他的眼睛里不时地透露出

信心和希望的光芒,脸上溢满自信的笑容。

    一阵阵喇叭声打乱了他冗杂的思绪。他抬起头穿过晃动的车厢向火车的前方望去:美丽的小城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热闹异常。瞬间,火车慢慢地驶进了前方的小城车站。车厢里开始躁动起来,大部分的旅客背着行李,拥挤在过道上,等着下车。街道上行人如织,小城沉浸在一片欢声笑语之中。火车靠站了。金永成脸上露出一丝激动的神色。站台上已经有很多人在东张西望。有的是接客,有的是在等着上这趟车。金永

成从行李架上取下行李,大包小包地提着,紧紧地跟在拥挤的人群后面,慢慢地走下火车。随着人群一起走出火车出站口,向一条熙熙攘攘的大街走去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二次来到这座小城。一年了,小城在他的记忆中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不仅面貌一新,而且热闹非凡。听着行人的方言,他似懂非懂。一路打听,来到一条宽敞的大马路上。马路两边,停着好几辆马车。其中有一辆是去红桥村的。金永成爬上了马车。马车上已有四五个人有说有笑,她们都穿着不同的少数民族服饰,花花绿绿的衣裳,说着各自的民族方言。金永成一句也听不懂。赶马车的人一声吆喝,那白马起四蹄向前面飞奔而去。片刻工夫,到红桥村了。金永成下了马车,背着行囊,迫不及待地顺着那条记忆犹新的村街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村街上三三两两的行人,金永成从他们面前经过。认识的不认识的,他都跟人家打招呼。这些人看到这个外省人回来,都神秘而小声地指点着:

甲:“哟,你瞧,那个外省人打工又回来喽。”

乙:“想不到肖凡那么漂亮会嫁给他。嘿嘿!图他个啥?要人样没人样,要钱没钱的。”

丙:“青菜萝卜,各有所爱!”

丁:“嘿嘿,人生难得一知己呗!”

……

    一阵轻风把这些带着揶揄的话语吹进了金永成的耳朵,他听得清清楚楚。他满脸愠怒,但他回过头来还是友好地朝那几个人瞟了一眼,然后默默地转入另一条小巷。那几个人不以为意地看着他的背影笑着,根本没把金永成放在眼睛里……

    金永成的妻子肖凡是壮族人,她头上包着一块花头巾,胸前围着花围腰,背着刚满一岁的娃娃小世纪,挑着两桶粪水,推开她哥哥家的那扇破旧的木门,刚要跨出门槛,便一眼看到丈夫从巷口一步一步地走了进来。她一脸的惊喜和兴奋,赶忙把担子卸在大门左边,笑嘻嘻地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肖凡说:“永成,你回来啦!”然后,她走过去从金永成手里接过一个包,和他一起走向那间破旧低矮的小房子。

    金永成说:“凡,我回来了,你……”小巷深处,一间破旧得快要坍塌的土屋子,四周墙壁裂开好几条手指粗细的缝隙。裂缝都被稻草、旧报纸或破衣裳堵塞住。门前有一条阴沟,阴沟上搭着两块木板,阴沟里长年累月地流淌着从上游流下来的一股股污浊的水,不时地散发出一股股恶臭。金永成推开那扇用竹片钉成的篱笆门,由于时间长了,那扇门历经风雨的侵袭,有几片竹片都已经脱落。他和肖凡低着头跨进了小屋。

    在一曲《我想有个家》的音乐声中,推出片名:红土地上的外来户。同时打出演职员表。


1. 一间破旧的小屋里 日

这间破旧不堪的小屋里黑黢黢的,白天依旧如同黑夜,什么东西都看不清。金永成放下手中的包,从肖凡背上抱过儿子。儿子的眼睛在黑黑的小屋里闪动着,紧紧地盯着金永成看。金永成亲了儿子一口,高兴地说:

    “儿子,认不认得你老爸?”

    “啊,啊……”小世纪睁大眼睛不停地瞅着抱着他的爸爸叫。

    肖凡解下背兜,去灶台找来火柴,点亮了那盏煤油灯,屋里一下子亮了起来,黑暗被光明驱走了。肆无忌惮的风从裂缝里钻进小屋,把如豆的灯焰撕扯得摇来晃去。屋里也跟着这摇曳不定的灯火变得忽明忽暗。金永成抱着儿子,在这间并不宽敞的小屋里来回走动着,他到处看看望望。墙壁上贴了两张年历画,那是他一年前和肖凡一起在街上买回来的,画面上是一只展翅飞翔的雄鹰,在蓝天下翱翔。现在的画面上已被糊上一层烟雾、灰丝,被烟火熏得黑黄黑黄的,那只雄鹰历经沧桑,但它仍在蓝天下展翅翱翔,飞向它一直向往的地方……屋里有一张破旧的木床和一只装衣服用的大纸箱,离床不远处的地方摆着一张桌子,桌腿是用三摞红砖支起的,上面是一块陈旧的木板,这是他们一家吃饭的桌子(也是金永成晚上看书写稿专用的)。这就是他们的全部家当。他把眼睛移到儿子的脸上,借着昏暗的灯火,认真地端详着一年不见的儿子,一年了,儿子真的长胖了不少,胖嘟嘟的小脸蛋,多可爱哟!还有儿子那天真无邪的大眼睛,一直紧紧地盯着抱着他的这位陌生来客,儿子根本不知道抱他的就是他一年不回家的爸爸。金永成搂着儿子,不停地亲着儿子的小脸蛋,心里却不时地涌过一丝辛酸,他赶紧扭过脸去,尽量克制不让那热乎乎的东西落在儿子的脸上。他叹了一口气,一年了,自己没能给老婆和儿子遮风挡雨,没能给他俩一个温暖的家!

    肖凡看出丈夫的内疚和不安,她心里也涌出一股股难言的酸楚,她走过去拥着金永成,安慰他:“永成,别难过,只要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”金永成拥着肖凡道:“凡,你真好……”一家三口依偎在一起,激动的泪水滚滚而流。

    金永成满脸歉疚的表情,对肖凡说:“凡,让你受苦了。看把你瘦成这个样子。我……我没有尽到一个男人的职责……”金永成抚摸着肖凡,眼眶里滚动着几颗晶莹的泪珠,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肖凡抬起右手抹了一下脸上的眼泪说:“成,我不怪你!如果我嫌你贫穷,当初我就不会选择你。”

    “凡,谢谢你!有你这句话,我,我……”金永成听了肖凡的话,他心里一热,哽咽中鼓起了勇气,满怀信心地拥着妻子说:“风雨过后是阳光。我们的明天一定会好起来的!凡,我会给你和儿子一个舒心的家!我会让你们过上幸福的生活,请相信你的丈夫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肖凡点点头,脸上掠过一丝快乐的神情,那双秀丽而又充满信心的眸子透出希望的光芒,她抚摸着丈夫的手:“但愿未来不是梦,美好生活离我们再不遥远啦!”“公——公——”儿子见到他的外公,

老远地就叫喊。夫妻俩顺着儿子的目光望去,原来儿子看到了他的外公外婆走进了他家的小屋子里。

    “爸爸,妈妈!”金永成抱着儿子站起来给岳父母让座,“爸妈,您们坐。”岳父手里抬着水烟竹筒,沧桑的皱褶里泛起激动的笑容:“永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金永成给岳父的烟筒上好烟,点着火:

“爸,我刚到家一会儿。”岳母从金永成怀里抱过外孙子:“让我抱吧。永成,你还没吃饭吧?”金永成把儿子递给岳母抱着:“妈,我还不饿呢!”

    小屋子里一时充满了欢声笑语,彼此间问长问短,一家人亲亲热热地相聚在一起,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小别胜新婚,肖凡和金永成都沉浸在幸福之中。

(闪回)金永成头一次来到红桥村,第一次来到这条巷子里,他看到一个老人正从肖凡家的院子里出来,他上前问老人家:“大爹,这是肖凡的家吗?”老人家听他的声音是个外地人,立即警惕起来,马上向他摆摆手:“我们这里没有叫肖凡的,你找错人了,走吧,走吧!”金永成:“没错呀?我打听好几个人都说这是肖凡的家?您咋说不是?”老人家理都不理他,顾自向村街走去。

    金永成犹豫着正准备前去叩门,肖凡开门出来。金永成想,她肯定是肖凡。他看着面前这个天真、活泼、可爱的壮族女孩:头上包着一块花手巾,腰上系着一块花围腰,机警的眼睛认真地端详着金永成:“你就是从上海来的金永成?”金永成喜出望外地答应道:“我正是金永成,你就是肖凡?三年的鸿雁传书,总算梦想成真见到你啦!”

    “是呵,这三年是多么的漫长啊!”肖凡激动地走过去帮金永成拎着包:“这就是我的家,进屋里去吧。”说着她就打开那扇木门,领着金永成走进了小院。这是壮族人居住的房子,高高的土坯墙,小瓦盖,前墙延伸出一个厦檐,厦檐下面就是锅灶,看得出这里还比较贫穷落后。金永成站在小院里四处随便看了一下,就跟着肖凡走进屋里去了。堂屋里空荡荡的,只有一张供桌,供桌是用一块木板搭在土坯上的。桌上摆放着碗筷等东西。四周墙壁上到处张挂着蜘蛛编织的网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,这是我的房间。”肖凡把包放在三抽桌的一边,搬过一条板凳对金永成说,“坐下休息休息,路上一定很累吧?”金永成兴奋地说:“我一点儿都不感到累,因为我的心里有你在向我招手,你就是我的力量的源泉……”

    肖凡:“你真会拍马屁,我哪有像你说的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金永成:“你真的太美丽太可爱了!拥有你我就拥有了希望!”

    这是一间不足5 平米的小房间,除了床和桌子占据的位置外,已没有多少地方。床铺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、方方正正的,桌面上整齐地摆放着10 多本书,看出来肖凡每天都在看书学习。床对面的墙壁上还贴着萨迪的名言:“不论你是一个男子还是一个女人,待人温和宽大才配得上人的名称。”

    金永成挨着木椅子坐下:“肖凡,三年纸上谈兵的日子终于结束了,总算见到你了。凡,你让我好想啊,这度日如年的日子真难熬。”

    肖凡眼含泪水激动地说:“成,相思的日子不是滋味哩,你知道这几年我是怎么度过的吗?你再不来,怕我会想你想疯的!”肖凡情不自禁地投进了金永成的怀抱,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,爱情产生了磁力,撞出了火花。

    天晚了,肖凡的父母、哥哥、嫂嫂都从地里回家来了。肖凡忙着炒菜,金永成帮着烧火。一盘盘菜摆上了饭桌,满屋都是饭菜的香味。饭桌上,肖凡站了起来,指着金永成激动地向家人介绍说:“爹妈、哥嫂,他就是我以前给你们说过的金永成,他刚从上海来。”全家人都不约而同地瞟了瞟金永成,谁也没说什么,都低着头吃饭。肖凡感觉到气氛与往日不同,她已经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晚饭后,肖凡打扮一番,领着金永成走出家门,到村外散步。

    一条弯弯的乡村小道在他们的脚下延伸,一轮弯弯的新月挂在天上,一阵柔柔的轻风拂面吹来,一对对恋爱的男孩女孩,都在路旁、桉树下、田埂上窃窃私语。路旁的庄稼地里草虫啾啾,远处的狗不时地发出一阵阵狂吠。壮乡的夜晚很美,到处都充满着诗一般的情调。

    肖凡和金永成沿着另一条小路来到一座小桥上。桥下流水潺潺,四周幽静无比。金永成:“凡,我一无所有,带给你的只有这份真诚的爱。”肖凡:“成,我不贪图荣华富贵,我只图你用心爱我。”金永成:“我不会让你失望的,我会用心地爱你!”两人相拥在一起,月亮躲进云层里……

    次日早上,肖凡的父母、哥嫂、姐姐,还有肖凡都坐在厦檐下,议论着他们的事。父亲:“你给我叫他走!本地人谁不比他强?你偏要找个外地人!要钱没钱,要人没人!你要是不听我的话,你爱江江死,爱

河河死。以后莫进我的家门半步!”母亲:“你不要说得这么难听,好吗?只要肖凡喜欢,不阻拦她,我们也不干涉。不过,女儿,我们生你一回,你跟他去这么远的地方,要是他打你骂你,或者到半路上把你卖给别人,是死是活,我们都不知道,我还是放心不下!”肖凡:“妈,你别说得那么玄,他不是这种人。”哥哥:“婚姻自由,任何人都包办不了,父母的意见仅供参考,你要好好地考虑考虑,婚姻大事,这不是儿戏。”肖凡:“你们对我的关心,我是知道的。在我的心里,我觉得他人很好,我嫁给他多苦多累,我都不后悔。”姐姐:“只要他对你好,会关心人,全家人也就放心了。”

……(闪回完)



发表于2016年《参花》2期上,点击购买阅读全文




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责任编辑:dwhwgxx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: 
上一篇刺尔滨河畔鄂家人 下一篇在校大学生创业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

 网站简介

《参花》杂志社

联系我们

合作推广

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:吉ICP备16000459号-1
客服邮箱:shwxs@qq.com
客服电话:0431-81686158
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电话:12377
新闻热线:13194365933
内容所有:大文化网/参花杂志社
新闻中心:长春市浦东路22号吉林文化大厦1楼
Copyright@http://www.dawenhuaw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