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一家人
2016-09-01 14:14:22 来源:《参花》2016年8期下 作者:金文文 【 】 浏览:195次 评论:0

金文文   

点击购买当期杂志 《参花》2016年8期上


人物:俞大树40以下简称“俞”

        35以下简称“嫂”

      孙大夫32以下简称“孙”

地点:孙大夫的家,俞大树租用的房子里

时间:当代夏天的某一天上午

      [起幕:俞大树正在搬家具,打扫卫生,不停地忙碌着,桌子上面放着一面崭新的旌旗,孙拎了一篮子的菜……

 (高兴地)阿树,阿树!快来帮我呀!

俞: 哎,来了,来了!哇!孙大夫,买了那么多菜。

孙: 是啊,待会我还要替你下厨,做一回你家的掌勺!

俞: 好啊,好啊!来,喝水!

孙: (用手当扇)好!阿树!这些家具放你这儿挺好的嘛。

俞: 嘿嘿嘿嘿,是啊!是啊!我觉得这里越来越像个家了越来越温暖了。

孙: 是真话还是假话啊?

俞: 嘿嘿嘿嘿,实话实说、感觉特好!

孙: 感觉好你就一直住下去。

俞: 孙大夫,可我老觉得……,不是很那个,不好意思。

孙: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!

俞: ……。

孙: (发现)吆,这面旌旗什么时候送的?

俞: ……,刚才。

孙: “好人阿树啊”!那你一定又不宽余了吧?(拿出一叠钱)给,大姐来了留着用。

      [两人相互客气的推托着,幕内嫂:谢谢,谢谢大哥!俞嫂提了一大包、一小包的上,喊道:大树、大树……

俞: (吃惊)啊,孩子他妈来了!

[俞匆匆跑出,与俞嫂撞个满怀…… 

嫂: (惊喜)大树!

俞: 孩子他妈!你怎么这么早就到了?我想去接你呢。

嫂: 嘿!现在都上高速啦,快!想不到吧?

俞: 想不到、想不到!来、来、来!快进来呀!

孙: (迎上)哎,这位就是大姐吧?

嫂: 大树,她是……

孙: 噢,大姐,我是这儿的房东叫孙小媚,是个医生,以后就叫我孙大夫吧!

嫂: (旁白)哎呀我的妈呀,长得可真漂亮啊!大树,这就是你说的对你很关心、很照顾的房东。

俞: 是的!

孙: 大姐,你大老远的过来,一定累了吧?阿树!快给大姐倒水!

俞: 哎!

孙: 来来来,这东西放这儿,来来来,这东西放那儿吧!(像主人一样忙碌起来)

嫂: 大树,这是她家还是你家啊?

俞: 哦,是她家,哦不,是我家,也不是,是我借租她家的,来,喝水,擦把脸。

嫂: ……,我们自己来,我们自己来!

[孙跑来跑去忙碌了一阵感到热了,自然的脱下披肩,嫂一看孙这一身打扮傻眼了,一把把俞拖了过来,用毛巾盖住俞的头,用身体挡住俞的视线。

嫂: 啊!大树,别、别回头!把眼睛闭起来,你不能看!这可不是你看的地方!(把俞硬拧过身去,自己回过头对孙)喂!你、你快把这个地方盖起来!

孙: 大姐,天气热,这样凉快一点。

嫂: 可、可这里不是他在吗?

孙: 这饿有什么关系啊大姐,你这么穿着不热吗?我家里还有一件,要不我拿来给你穿?

嫂: 不不不,我不穿,还是你自己留着吧。

孙: 那好,阿树,你陪姐聊,我去给你们做菜。

俞: 哎!

 (自言自语)大树嘛就大树,还阿树阿树的!听起来别扭啊!大树,还是我们自己来烧吧(拉着俞欲走)

孙: ……,今天你们可要听我的,我来!(嫂不高兴埋怨俞,俞劝止嫂……)。哎,围兜的呢?

俞: 噢,在这儿呢。

孙: 阿树,帮我围上。

俞: 哎,好勒!

嫂: (惊慌地阻止)哎……!

俞孙: 怎么啦?

嫂: (不好意思)嘿……,我来围,我来帮你围! (纠正)我说大妹子啊,孩子他爹叫大树,你别老阿树、阿树的啊。

孙: 哦,我们医院上上下下这么多年都这样叫的,习惯了,不好意思,你们聊。

俞: 孩子他妈,来,你座!

嫂: (环顾四处)大树啊,你住的地方可真好啊!

俞: 是挺好的。

嫂: 哎,这些家具都是刚买的?

俞: 是孙大夫送给的。

嫂: 她送的? 

俞: 是的,你看好不好?

嫂: 好是好,就是……

俞: 好就好,我们以后就常住这儿了,下次把儿子也带来。

嫂: 儿子?哎呀我的妈呀! 

俞: 怎么啦?

嫂:  差点给忘了!我给你带了你最爱喝的自家酿的米酒,你知道我怎么拿过来的吗?像抱我们儿子一样抱过来的啊。

俞: 是吗?哇,自家米酒,好久好久没喝了,唔!好香啊。

[嫂一个劲地往包里掏东西,拿出一件崭新的衣服……

嫂: 还有!大树,来来来,这可是我在过年赶集时买的,你快试试!

      [嫂忙碌着为俞整理衣服,俞穿上一件土不垃圾、不合季节的衣,嫂高兴地左右环顾,心里乐滋滋的……

嫂: 大树啊,你这一穿比我们的村长还要神气。

      [孙端着菜上,见俞穿着新衣的模样,感觉很滑稽笑了出来……

俞: 孙大夫?

孙: (忍不住笑个不停)你看你,穿得像个……,哈哈哈哈……。

嫂: 这有什么好笑的!不是挺好的吗?(觉得不自在、由轻到重)有什么好笑的,别笑了,别——笑——了!!

[舞台上顿时静了下来……

孙: (尴尬地)对不起!

俞: 这衣服现在穿不舒服,我、我脱掉了!

嫂: 你!你不舒服?这么啦?我怎么也这么不舒服?

俞: 孩子他妈,你哪儿不舒服?

嫂: (指着胸口)这儿不舒服。

俞: 啊,孙大夫、孙大夫……你快来!孩子他妈,身体不舒服。

孙: 怎么啦?哪不舒服?

俞: 心脏!

孙: 阿树,快帮我去拿一下听诊器。

俞: 哎!(欲下……

嫂: (大声地)不用啦!

      [孙欲为嫂听,嫂“蹭”的一声站起,拿起行李转身就走……

俞孙:哎……,孩子他妈(大姐)!(上前拦住)

嫂: 你走开!不要拦我,我要回家。

俞: 回家?你这是怎么啦?刚来怎么又要走了?

嫂: (没好声好气)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!我烦!我难受!我上下左右都不舒服!我不习惯!

孙: 可能一路劳累了,休息一会就好了,慢慢会习惯的。

嫂: 我一辈子都习惯不了。

俞: 你连椅子都还没坐热,怎么就知道会不习惯呢?

嫂: 俞大树我们换地方!

俞: 好好的换什么地方?

嫂: 你喜欢这里,你离不开这里,我觉得——。

俞: 你觉得什么?

嫂: 我觉得你变了!

俞: 我变了?我哪儿变了?

嫂: 俞大树,你还是让我在家里想你吧!(大哭起来)

孙: 大姐、大姐!你刚来怎么就要走呢?有什么事慢慢说噢。

嫂: 你走开!别假惺惺的!

孙: ……

俞: 你!你这人这么这样!你还不知道,是孙大夫一次次让我打电话要你过来的,

既然你不习惯、不喜欢这里,那我就不拦你,你走吧!

孙: 阿树!哦不,大、大树!大树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呢?姐,你听我说,你的大

树,是个地地道道的实在人,一个人打两份工,又忙又孤单,有时忙得连饭都

顾不上吃,出门在外不容易啊!所以想让你过来有个照应做个伴,你不知道,

你要来了,他有多高兴。 [孙手机响起……

孙: 不好意思,我接个电话。喂!院长啊!哎,好好。什么?下星期五出发?是,一切都准备好了,好,谢谢院长,再见!

俞: 孙大夫,你下星期五就要出发了?真为你高兴! 

孙: 终于盼到了!(二人紧紧地握手)

嫂: 喂!(二人急放手……)

孙: 大姐,我下星期就要出国学习了。

嫂: 出国?

孙: 对!哎,大树哥,姐!我想请你们帮个忙。

嫂: 帮忙?

孙: 我想把我的家托付给你们。

嫂: (吃惊地)什么?把你家托付给我们?

孙: 是的。

嫂: (纳闷)把家交给我们?你能放心?

孙: (打开柜子,拿出一叠旌旗)大姐你来看![嫂惊奇地翻阅一面又一面的旌旗……,孙又从抽屉里拿出报纸……。

孙: 大姐,你再看这个。姐,大树哥是个普通打工者,在我们医院已经当了3年护

工,认识他以后我就觉得他是个吃苦耐劳、诚实可信的人,他的所作所为令人

钦佩。大家知道,医院护工,没有什么地位,而且是劳动强度大,工资收入低,

可是他靠自己双手、靠自己汗水所赚来的钱,无私的去救助一些无奈无助的人

……,也许一次,我会理解他是冲动;二次,我还会理解他是受感动;那三

次、四次、无数次呢?!大姐,这些旌旗、报纸就是那些被他感动、受他帮助

人们发自内心的感激之情啊!大姐,这样的人我还不放心吗?

嫂: (听着、看着激动地敲俞)坏大树,你可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。

俞: 这有什么好说啊!

嫂: 孙大夫!我们一个农村来的打工者,又不是你的亲切朋友,更不是一家人,

……

孙: 大姐!大树哥借租在我这里,是我身边最信任的人,我早把你们看成是一家人了,如果你们愿意帮我的话——

嫂: (激动地)孩子他爹! 

俞: 孩子他妈,现在就听你一句话了。

嫂: (不好意思地)既然大妹子你对、对我们那么信任,那、那我们就——,请你

放心!

孙: (高兴地)大树哥,姐!(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)给!

嫂: 大妹子,刚才……我这个……,刚才……我那个……

孙: 刚才你是吃醋啦是吧!大树哥,你看姐多爱你啊,哈哈哈哈……

      [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意会的大笑……

孙: ……,大树哥、大姐!菜都凉了,快吃饭吧!

俞: 哎,好勒!

嫂: 大树,快、快把自家酿造的米酒端上来,咱们好好的喝一杯!

      [俞拎起酒坛子,在各自的酒杯中倒酒……

俞: 来,我们敬孙大夫来!

孙: 我也敬你们,为你们的幸福干杯!

嫂: 难得大妹子那么信任我们,我喝了!(猛喝下一杯)

孙: 来来来,为“我们成为一家人”干杯!

合: 干!

[欢快的音乐响起,在音乐声中快速闭幕……

 

作者简介:金文文,女,浙江省舟山市岱山县文化馆群文馆员,研究方向:群文艺术创作和管理)

责任编辑刘冬杨
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责任编辑:liu1946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: 
上一篇宅女日记 下一篇没有了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

 网站简介

《参花》杂志社

联系我们

合作推广

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:吉ICP备16000459号-1
客服邮箱:shwxs@qq.com
客服电话:0431-81686158
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电话:12377
新闻热线:13194365933
内容所有:大文化网/参花杂志社
新闻中心:长春市浦东路22号吉林文化大厦1楼
Copyright@http://www.dawenhuaw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