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余杭区崇贤街道将在鸭兰村文化礼堂举办刺绣培训班
2018-01-19 11:13:50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20次 评论:0

    最近这两年,一些刺绣的喜鹊、蝴蝶以及大红大绿的鲜花叶片图案,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年轻人的衣服上。时尚是轮回的,“复古风”刮了一阵又一阵,却猛然发现,刺绣并不只是一时流行,反而在女孩们的衣柜里“定居”下来了。

 

 

  余杭区鸭兰村的曹国花说,有时候逛街,她会看到有件衣服上刺绣很眼熟,会不禁暗自猜测,“这会不会是我之前绣的那件?”她的刺绣手艺是嫁到崇贤鸭兰村以后才学会的,“鸭兰村的女人基本都会刺绣,嫁过来后自己也就学会了。”
  此时,师父赵跃荷正坐在曹国花对面,忙着修补一块呢子布上的叶片图案。绷子固定布料,快速穿针配色,捏着细细的针线,快速起落,不过两三分钟,一片原本“破损”的叶子就这样“恢复”了容貌。
  “呢子上用的是棉线,比较粗,不像我们小时候,都是在真丝上绣,那线细到在阳光下都不一定能马上看见。”赵跃荷说,她刺绣将近40年了,熟能生巧,在一件呢料衣服上绣花大约需要5-6个小时。
  赵跃荷一边埋头穿针引线,一边告诉记者,她的母亲、奶奶都会绣花,“以前家里的花鞋、花衣、花枕巾等都是自己绣的。”在她记忆中,这门刺绣手艺曾在60年代一度中断,直到80年代。 “我们村四面环水,水上的鸭子比船多。”因为鸭掌形状如兰花,才有了现在的“鸭兰”之名。也因为水系众多,出行基本靠撑船,村里人出不去,外面人进不来的窘迫状况下,鸭兰村的经济发展遇到了阻碍。
  说来也巧,1978年,曾在鸭兰村插过队的女知青丁婷芳,回城后在一家服装厂工作,厂里接了一批出口日本的和服,需要绣花。厂里无人会绣,她就想到了鸭兰村有绣花女。村委书记赵伟兴记得,丁婷芳当时请了赵跃荷在内的12位绣花女,代为服装厂绣花。
  谁成想,这一“绣”,便绣出了一家绣花服装厂。在村委的支持下,当时村里赋闲在家的女人们纷纷开始学刺绣,包括十六七岁的小姑娘。现年57岁的马佳丽说,从认识工具开始学,“我们学了两个多月才入门。”
  和名气在外的苏绣等不同,鸭兰村的刺绣是单面的。“我们学刺绣是从经济角度出发,是为了补贴家用的。所以做的不是工艺品,大多是衣服之类的。”曹国花说,恢复刺绣手艺后的十几年间,鸭兰村一带先后办起了近十家绣花厂,而且很快就延伸到了周边的三家村、四维村、龙旋村等村。
  90年代可谓是鸭兰村刺绣业的巅峰时期,“有时候一单会有几万件,需要很多人一起做。”因为多是照顾家里、没有固定工作的妇女,“单子来了,大家觉得有空,就认领一部分任务回家自己做,忙不过来就不用做。”不过,曹国花说,每接一个单子,“我们都要先学习如何绣这个图案花纹,学会了再去绣,能直接变成收入。”虽然收入不高,但是也为家庭增收,让女人们多了一份自我价值的认同感。
  曹国花做刺绣,带着一颗匠心。早年间,她们在真丝衣服上绣,丝线细,难度大,但是口碑一直很好。不过,因为绣花费时费力,现在村里会刺绣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少了。为了传承这门难能可贵的刺绣手艺,崇贤街道还特别举办了鸭兰村传统刺绣技艺拜师仪式,包括赵跃荷在内的4位鸭兰村刺绣传承人代表向丁婷芳师傅行拜师礼、敬茶。
  赵伟兴告诉记者,鸭兰村计划在运河边上的王家庄文化礼堂内开辟一块区域,请绣娘在堂内刺绣,真实展现鸭兰村的非遗魅力。与此同时,崇贤街道和村里还在筹划开办一个学习刺绣的培训班,让有兴趣、有需要的人可以利用假期等时间进行学习。
  花随玉指添春色,鸟逐金针长羽毛。鸭兰村绣花女以针线为平台,“绣”出了自己的美丽生活,也绣出了鸭兰村的美好前景。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责任编辑:dwhwgxx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: 
上一篇2018年文化共享工程“百姓大舞台.. 下一篇关于成立广东省文化馆戏剧曲艺社..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

 网站简介

《参花》杂志社

联系我们

合作推广

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:吉ICP备16000459号-1
客服邮箱:shwxs@qq.com
客服电话:0431-81686158
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电话:12377
新闻热线:13194365933
内容所有:大文化网/参花杂志社
新闻中心:长春市浦东路22号吉林文化大厦1楼
Copyright@http://www.dawenhuaw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